聚富财经 财经 评论

安信证券陈果:对比2015年2017年 外资开始流出时A股怎么走?

02-27 07:59

评论

浏览:2次

编辑:未知味

  昨日净流出,今日仅流入20亿,外资流入行为已经发生变化。

  外资年初“爆买”之后,短期大规模流入的可能性不大,对于后续行情的支撑动力将下降。

 

  分析2015年初、2015年11月、以及2017年情形,当外资开始流出时,上证综指均处于行情阶段性高位。

  当外资的流出行为刚刚开始时,并不意味着行情将会马上结束,有时行情还会持续短暂的一段时间,期间指数还会创新高。

  短期外资流入出现放缓或者变化,虽然并未出现明显的流出现象,但是部分板块和个股涨幅明显较高,建议投资者考虑逐步转向兑现前期收益较大的板块。

  年初至今,上证综指涨幅17.95%,持续验证我们对于本轮春季行情的判断。其中,非银金融表现抢眼,涨幅最高近36.23%。同时成长板块中电子、计算机、通信行业涨幅也十分靠前,分别为34.17%、30.35%和25.91%左右。总的来说,市场从中长期视角看大概率处于熊尾牛头阶段,应该总体持积极态度。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阶段市场特征是趋势性不强,多呈现震荡特征,未来行情的判断这很大程度需要关注外资资金的动向,如果外资出现了在高位获益提前离场的现象,将对场内资金的预期与行为构成影响。而昨天,外资的流入已经出现变化,北向资金净流出7.16亿元,其中卖出340.46亿元,较此前大幅提升,并且结束了外资持续18个工作日。今天,北向资金净流入20个亿左右,较此前单日流入规模明显下滑,说明外资流入行为已经发生变化。

  站在当下时点,我们尝试通过解释以下问题,来厘清当外资流入行为发生变化时,会对这波春季行情造成哪些影响:

  1、如何看待这场由外资流入率先推动的春季行情?

  2、以史为鉴,外资会在何时流出,流出时有何特点?

  3、本轮外资流入有变之后,我们将如何应对?

  1如何看待这场由外资流入率先推动的春季行情?

  开年以来,外资率先推动A股持续上涨。开年截至2月26日,外资累计净流入1133.63亿元,此前交易日中1月14、22日、2月25日表现为净流出,其余均为净流入。相对应的,年初至今万得全A指数涨幅超过15%。从分行业持仓市值的变动来看,外资在年初至今的持仓也主要集中在(持仓市值年初至今变化452.3亿元,年初至今涨跌幅20.25%)、家电板块(326.1亿元,24.89%)和非银金融(203.1亿元,36.23%)。

  我们认为,吸引外资年初至今大举入市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A股估值探底,估值修复预期吸引外资

  经历了18年整年股市大幅下挫后,外资在2019年抄底流入的意图十分明显。纵向来看,19年初A股估值水平已经下跌至历史底部,1月4日市盈率(TTM)为10.3倍、处于历史分位的14%。

  在全球范围内横向比较,由于2018年波动,德国、法国、英国、日本股市估值也处于各自的历史低位,但就绝对值而言,沪深300指数仍低于各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各指数相比,沪深300指数仅高于韩国市场,远低于台湾、马来西亚、菲律宾,配置A股性价比优势突出。截止2月22 日,沪深300估值水平随股市上升13.7%,本轮外资抄底收益明显。

  第二,经贸摩擦阶段性缓和

  近期随着中美经贸磋商不断推进,市场情绪有所提升,有助于吸引外资流入。

  第三,内外部条件改善使得风险偏好回升

  从汇率层面来看,2018年Q2人民币受到中美关系紧张的影响大幅贬值后,汇率维持在6.8以上的水平,19年初受到美元指数向下震荡部分影响,以及美联储预期偏鸽派、加息阶段进入尾声,人民币外部环境改善、汇率下调企稳。从国内市场情绪来看,19年市场流动性预期趋于宽松,自1月4日央行宣布下调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资金面趋于宽松;同时,科创板在今年上半年不断推进的消息也提升了市场对于未来的预期。

  第四,A股国际化进程加快

  参照2018年3月-5月,A股正式入摩前部分追踪MSCI指数的主动型外资会提前进场,被动追踪指数的会选择在纳入当日一次性调仓;未来A股有多个纳入国际化指数的重要时间点,19年初的外资流入可能是受此影响:2月底MSCI大盘A股纳入因子将考虑从5%提升至20%;6月,A股纳入FTSE指数第一阶段,实施20%;9月,A股纳入FTSE指数第二阶段,实施40%;9月,部分A股纳入标普道琼斯指数;20年3月,A股纳入FTSE指数第三阶段,实施40%。

  本质上看,本轮上涨属于估值修复行情。在本轮由外资率先推动的A股上涨行情中,我们认为这既不是非理性的躁动行情,也不是典型牛市行情,而是估值修复行情。19年初A股估值具有十分明显的估值优势,全A的PE估值为13.14倍,上证综指为10.99倍,均处于历史底部位置。从目前最新的情况来看,全A的PE估值为15.24倍,较年初已经提升了15.92%,涨幅靠前的中小创板块其估值修复已经超过20%。从行业角度来看,非银金融年初至今估值提升较大(约42.67%)以外,其他行业也有不同承认的估值修复。

  但从目前估值修复角度来看, A股估值修复速度已经较2018年初明显偏快。需要注意的是相比于2018年初市场出现的估值修复行情(第一轮行情出现在2017年底至2018年1月底行情结束,上证综指自3266.14点上涨至3558.13点,期间估值提升达到8.94%;第二轮行情出现在2018年春节后至3月初,上证综指自3129.85点上涨至3289.02点,期间估值提升达到5.09%。),不难看出当前A股估值修复明显较快。

  此外,2019年年初至今外资流入规模已经接近2017全年近1/3,短期大规模流入的可能性不大,对于后续行情的支撑动力将下降。两年前,外资持续流入,在2017年A股市场上演了一场“漂亮50”行情。对比上一次的外资流入,2019年年初以来外资流入资金显著较高,前7周累计流入1120.9亿元,同比2017年前7周的336.1亿元增长234%。同时,外资在2017年7至9月持续高速流入,单月净流入金额持续超200亿元,使得2017年外资累计净流入接近3000亿元,而2019年年初至今累计净流入已经占2017全年的30%左右。

  从期间市场行情来看,2019年初与2017年初外资大举流入时A股行情都处于相对低位,且伴随外资流入,市场行情逐渐走高,但2019年外资抄底的意图明显,市场行情回升速度也明显偏快,具体而言:2017年开年正处底部调整阶段,前7周沪深300指数由3310点上升164个点至3474个点,上涨5%;2019年初沪深300指数跌破3000点,但经历7周强势上涨后达3520点,期间累计上涨17%,远超2017年,估值修复也较为明显。

  2以史为鉴,外资会在何时流出,流出时有何特点?

  我们主要以2017年外资流入后流出为例来回答这个问题,2017年外资的流出主要集中在第四季度,期间上证综指处于下行区间。尽管由月度数据看,2017年第四季度北向资金仍表现为净流入,但流入金额大幅减小,10、11、12月累计净流入330亿元,仅占全年净流入的16.5%,北上资金卖出成交额在8月开逐月增加,11月卖出成交金额达1804.8亿元,大量资金集中在四季度离场。

  由周频数据看,四季度的北向出主要通过沪市通道,12月8日单周净流出52.2亿元(净流出51.0亿元)、10月27日单周净流出26.9亿元(沪股通净流出20.4亿元),11月17日单周净流出23.8亿元(沪股通净流出37.4亿元)。

  当外资开始流出时,上证综指点位处于行情阶段性高位。以收盘价为基准,2017年上证综合指数最高至3447.8点(2017/11/13),较年初上涨9.9%。在10、11月北向资金密集流出的两周中,均位于3400左右的高位,较年初上涨约8%,资金离场时点恰在行情高位;12月上证综指继续回落至3300点左右。

  这点也可以在2017年之前的几次外资流出中得到验证。

  15年外资两次入场抄底获利后流出。2014年11月17日沪港通开通以后,A股进入了历时半年多的单边上行通道。北向资金持续流入长达三个月,累计净买入1106亿元;上证综指在14年12月出现大幅上涨后,15年1月-2月在3200点左右小幅震荡,三月中旬开始一路上行、至5月初开始小幅回调,其后一路上涨、最终于6月15日到顶5062点、其后一路下行。

  15年3月25日开始,沪股通自开通以来首次出现持续净流出,10个工作日累计净流出152.3亿元,整体持仓规模下降13.8%,此后持仓变动比较平稳。本轮流出前上证综指已经从15年2月6日3075点上涨19.0%至3660点;外资流出后,上证综指于4月27日达到顶点4527点后开始回调,可见本轮外资集中流出是获利后提前离场。

  15年8月17日-8月25日,上证综指从3993点暴跌1028个点、下降25.8%,此后直至10月中旬都在3000点左右震荡;外资在暴跌阶段后期8月24日-27日4个工作日累计净流入282.4亿元、大胆加仓;并从10月27日上证综指开始上涨后逐渐离场,11月12日外资离场结束后上证综指也已达到本轮顶点,在高位震荡后于15年底开始一路下行。本轮外资成功抄底获利后离场,持仓期间上证综指上涨17.8%。

  行业角度:以2017年为例,遵循高位减持,非银金融和食品饮料是外资流出明显的风向标,根据每日前十大个股成交明细估算得出,2017年四季度北向资金流出主要集中在食品饮料和非银金融两大行业,这个两个行业在2017年2月(北向资金开始密集流入)至9月(北向资金开始集中流出)分别上涨30.3%和14.6%,收益相对其余行业处于相对高位。值得关注的是当外资刚开始流出时,这些行业的股票大多还在上涨,但随着外资持续流出后,股票就见顶回落。

  食品饮料:资金与10月11日起开始出现密集流出,连续流出持续至月末,当日SW食品饮料行业指数收于10309.7,较年初上涨36.8%;11月资金流出流入切换频繁,但全月整体表现为净流出,期间行业指数持续上涨,11月16日指数向上突破11718.8,创全年最高,随后17日单日净流出金额创新高。

  非银金融:类似食品饮料行业,四季度资金密集流出时行情处于高位,10月上旬约为1960,较年初涨约15%,随后资金持续流出行情持续上涨,资金高位流出的特征明显。

  家用电器和电子:尽管这两个行业前期收益较高,但17年四季度北向资金整体表现为流入,表面上似乎与外资高位获益离场的特征相悖,但是,根据行业单日资金流向可以看出这两个行业仍然在四季度有资金流出迹象,且流出时点大都位于行情相对高位。

  个股角度:以为例。从北上资金持股量看,2017年在外资增持期间股价基本处于上行区间,在股价触顶回调之前外资往往会减持或者停止增持,20只个股中除、、、和外,外资都在高位获益提前离场。其中,根据每日前十大个股成交明细估算得出,2017年四季度北向资金流出金额较多的个股为贵州茅台和,分别2017年2月(北向资金开始密集流入)至9月(北向资金开始集中流出)分别上涨53%和54%,明显高于其余个股收益,外资高位减持的现象也最为明显。

  贵州茅台:北上资金在17年5月4日至8月9日期间持续增持,期间股价整体处于上行区间,累计上涨32.6%,此后北上资金持仓有所回调且维持在高位。此后,北向资金所持公司股票于10月11日开始减持公司股票,此时股价相对开始增持时已上涨32.6%,减持期间股价持续上涨,第一阶段减持持续至10月31日,此前股价迎来一次小高峰回调后继续上涨,外资没有继续增持而是在股价再次触顶(11月16日,收盘价709元)后出现大幅减持:17日单日减持数量163.7万股,创年初以来最大单日减持金额。本轮减持伴随着股价下行,但截至减持结束的11月22日,股价仍较开始增持时上涨58.1%。

  伊利股份:外资减持也主要分为两阶段,开始减持的10月12日相对增持起点股价上涨63.6%,第一轮减持持续至11月初,期间股价震荡上行,第二轮减持前期股价延续震荡上行,减持期持续至股价触顶回调以后,结束日股价较增持开始上涨83.5%。

  整体而言,当外资的流出行为刚刚开始时,并不意味着行情将会马上结束,有时行情还会持续短暂的一段时间,期间指数还会创新高。但是作为兑现收益提前离场的重要信号,我们认为值得广大投资者重视。

  3本轮外资流动有变之后,我们将如何应对?

  最后,需要明确的是我们对于中长期外资流入是看好的,A股国际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但是从短期来看,外资的资金动向是存在波动的,阶段性的流入和流出将会变得更加频繁。结合当下来看,短期外资流入出现放缓或者变化,虽然并未出现明显的流出现象,但是部分板块和个股涨幅明显较高,建议投资者考虑逐步转向兑现前期收益较大的板块。

  从目前来看,外资流入出现变化,虽然并未出现明显的流出现象,但部分板块和个股涨幅已经明显较高。在当下外资重仓股涨幅明显的背景下,外资是否止盈离场值得我们防范。我们选择目前外资最为青睐的前20支股票作为研究对象,来探究外资是否已经出现止盈离场的现象,发现在持有的前20支个股中,在2月25日北向资金净流出中,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个股外资持股占流通A股的比例开始出现环比下降。虽然目前外资并未出现明显的止盈离场现象,但是当前部分板块和个股涨幅较高,甚至超过17年期间涨幅,且当前外资持股比例已经处于高位。

  考虑逐步转向兑现前期收益较大的板块。本轮春季行情主要源自中美贸易问题不确定性降低及外资流入、经济与政策组合的预期修复,以及政策对资本市场支持进一步增强等因素。我们认为本轮春季行情中第一个因素是主导因素,而第二个因素和第三个因素在中期的作用还会体现。

  因此我们对于A股市场中期趋势依然保持积极态度,但从短期角度,我们认为主导因素的利好已经相当程度反应在近期市场中,且接近明朗兑现时刻,因此投资者下一个阶段可以考虑逐步转向兑现前期收益较大的板块。结构上相对更看好成长性板块,计算机、半导体、通信、军工等,主题上重点关注长三角一体化,雄安新区、科创板、建等。

(文章来源:安信证券)

相关内容

商业